快捷搜索:

早春写意抒情散文

当太阳不再冷峭,狂野了一冬的风,被晒得懒懒洋洋;当雪花幻化成雨丝,淅淅沥沥随性飘洒;当空气不再干涩冷硬,变得温润柔和,这个隆冬长长的尾巴,终于摇摆以前,蓬葆达勃的春天,正姗姗而来。

大年夜地从沉睡中复苏,褪去枯黄、衰败的打扮服装,打一个长长的哈欠,凝成堤畔的紫气,路旁的流岚,一袭浅绿的新衣,让凹地儿女,又忆起母亲年轻时的样子容貌。

杨柳的枝条,蜕去铅灰,泛上青绿,虽然尚未舒展新枝,但经不住喜鹊在枝头的招呼,已绽出鹅黄的叶芽,欢庆着新生。果木最知春,目击别人都在装扮打扮,她们不慌不忙,默默蓄积着气力,孕育开花蕾,只待东风几度,刹那便使凹地梨花似雪、桃李如霞,到那时,看有谁来争春的主角?

赵王河水的坚冰悄然溶解,清得泛光,亮得发青,那微漾的荡漾,恰是绿水无痕、因风面皱的意境。河岸的枯苇尖上,还凝着未融的冰凌,根部却已挤出猫耳样的翠叶,筹备接力生命的新一个周期。谁也不知,什么时刻,一群天鹅来仪,在汤汤河面自由游玩,蓝天碧水相映,使这标致的生灵愈加圣洁。有农人引水浇灌,那清凉的河水,润泽了翡翠样的麦地,润泽了庄稼人的心田。

养息了一冬的空缺境地,正被主人吆骡唤马犁开,绵软蓬松的新土,黝黑如墨,蒸腾着团团湿湿的热气,刚刚播下的种子,用不了多久,将同庄稼人的贪图一路发展得茁壮起来。天因农人而长,说的是劳作的费力,但春景春色里繁忙的庄稼人,却在舒服地歌唱,人、马、犁一体,适意成蓝世界的风景画。

一株杏苗,在地头的粪堆旁,长出细齿边的紫色圆叶,昂着稚嫩的下巴,憧憬着绿莹莹的梦和金黄色的果实。羊角葱在柳条筐子里探头探脑,虽将被端上田舍餐桌,成为辛辣甜喷鼻的美食,但能跟随主人去赶集,照样美得窜跳不止。

万物在世,各有其位,自然也包括这些鸡、鸭、猫、狗,它们的叫声高亢起来,高鼓起来,冲出田舍院门,欢叫着奔向村子外,鸡雏在母亲的呵护下,啄食着刚刚爬上地面的虫蚁,鸭鹅跳进水池,用红红的掌蹼搅动清波,猫狗们则去找寻各自的伴侣,调情游玩。一位唇上刚刚拱出髯毛的小伙儿,坐在堤坡上,清澈的眼珠里蓄满苦衷,原该同猫狗一样撒欢的,却被八怪七喇的设法主见萦绕纠缠得不想动弹。

一条细长的线,把孩子和父亲的心扯上天空,跟随鹞子在云端飞翔,那孩子,心像天空一样晴朗,像鹞子一样自由,拥有着无边的欢畅;那父亲,在这样的游戏中,忘却了现实的烦恼,寻回了自己的童年。

姑娘们迫在眉睫换上鲜艳健美的衣装,像花朵一样,绽放在街头原野,使人疑是季节渐晚、春色已深。

红日西斜,袅袅炊烟轻绕于村子庄之上;炒喷鼻椿芽的味道,熬鱼虾的鲜喷鼻,在空气中流荡。给父亲去买酒的少年,转头丁宁母亲:“娘,等我回来再开饭呵!”望见儿子嘴角的口水,母亲就爱怜地笑了起来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